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亲爱的书友:

叶瞳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门之路为仙宫所写,该章节由网友上传至本站。

5200小说网(www.5200wxw.com)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感谢有你!我们永远无弹窗!

5200文学网 5200wxw.com 您记住了吗? 我们就是下一个笔趣阁5200顶点小说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门之路

    “天门”

    无日宗宗主怎么会认不出头顶那扇阴阳交织的光门,发行之时就惊呼出声。

    与此同时,他也猜出,叶天的打算是什么

    他竟然是要强开天门,拉自己进入同归于尽

    天门是什么样的存在

    第二重天的修士三缄其口,不知者众多,但凡知道的,就绝不会来。原因很简单,传闻中天门等同修士天劫,过天门如过龙门,过去还好,可谓一步登天有诸多好处,具体是什么第二重天修士还无从知晓,但若过不去,道损神消,从此灰飞烟灭连一丝魂魄都留不下来。

    这个叶天,为了活命,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自己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想都没想过要过天门,他叶天区区一个结丹期修士,竟然敢开天门

    只是这时再想撤离天门范围,已经为时晚矣。半空那道天门,在心魔喊声落地后,刹那生如烈日阳光般夺目刺眼的强光,与此同时,还有一缕清风吹过,卷过包括叶天在内的所有人,直接吸入天门。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光门消失,与此同时,消失的还有叶天、心魔以及无日宗宗主三人。

    叶天瞪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围,可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都是烟雾缭绕,心魔不在身边,无日宗宗主也不在身边,唯一能看清的,只有脚下一条笔直蜿蜒向上、直通云霄的大理石小路。

    第二重天的天门,和叶天冲破第一重天踏破虚空截然不同。

    叶天紧紧抿这嘴,心中暗自警惕道,时刻提醒自己这里一切皆是虚幻,切不可误信当真。

    沿着脚下石路像尽头了望,叶天隐约看到云霄深处,似乎有一扇破旧虚掩的大门,若隐若现。

    莫非这就是天门

    叶天的目光再度回到眼前这条唯一可见的大理石小路,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就算直通云霄,以叶天的脚力,目测达到那扇大门不过几个呼吸就可以走完,这过天门,有这么简单

    可脚下这条路,实在太过平常,叶天看不出什么玄机,他抬起头,重新眯眼望向那扇藏在云霄中的大门,企图发现点什么,只可惜那大门虽然虚掩,但若隐若现本就难以察觉,更别说看清门后是什么了。

    谨慎小心些没什么不好,叶天再三思量,确定周围没什么危险后,才迈出第一步。

    但才一抬脚,叶天终于发现不对

    那条试图抬起的腿此时仿佛有千斤之重,任凭叶天怎么用劲儿,但就是无法抬起脚尖。

    叶天的额头上不自觉的开始凝出一滴米粒般大小的汗珠,并且顺着脸颊缓缓下落,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他的头顶,渐渐凝聚起层层乌云,湛蓝色电弧,穿梭于云层之间,似乎随时都可能落下。

    叶天猛地打了个激灵,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这天门内的玄机,恐怕就在这头顶乌云之中

    要在乌云中雷劫降临之前,走过这条蜿蜒的通天石路,才算过的天门,应该是如此了

    只是明白了,叶天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他现在举步维艰。

    这路不是走的。

    叶天脑中,闪过一抹灵光,他似乎抓住了某个至关重点的地方,但一扬手,却又任由这点从他手心溜走,那种感觉,让他异常难受。

    头顶乌云中,电光越聚越多,来回穿梭的湛蓝色电弧也由一开始的细线般粗细变成了手臂般粗细,看似随时要落,可叶天还站在原地,一步未动。

    苦恼,烦闷,暴躁不安无数的负面情绪一瞬间蜂拥而至,徐安想要大声嘶吼一声,可偏偏嘴巴像是失灵了一般,张大了嘴巴,那声音却憋在了喉咙间,就是无法发泄出来。

    渐渐的,叶天脸上出现一股狰狞之色,那些无法发泄的负面情绪,此时终究是已经无法让人承受,既然无法嘶吼发泄,就只能换一种发泄的方式。

    比如,杀戮。

    这种感觉,和之前叶天屠尽南宫时间时,几乎一模一样

    是心魔再度影响到了自己

    刹那间,叶天神智清明。

    天地间,仿佛有一道声音再问他若重来一次,那些人,你杀还是不杀

    才恢复的神智,瞬间被戾气淹没。叶天不再看天,他的双目赤红,随机渐渐转黑,只不过几个眨眼功夫,双瞳就已经完全漆黑,变得和心魔一样一样

    杀,杀,杀不管重来多少次,我叶天的选择,都还是一样,不变

    叶天的意识,似乎完全被这股子杀戮之心填充,丧失理智他突然蹲下身子,朝着脚下大理石就是蛮横至极的一拳,旋即仰天长啸

    那些种种令人不适的负面情绪,似乎也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如洪水般汹涌外溢

    原本一步都走不动的大理石小路,自叶天刚那一拳后,就如同蜘蛛网般,碎裂出道道缝隙,自此,叶天双脚,再无任何束缚力

    之后,每走一步,就是一拳捶裂脚下石路

    可惜叶天没有发现的是,凡他走过的大理石小路,碎裂痕迹之下,并非黄土淤泥,竟然是一片虚无的黑暗,一道道白雾,正从他的后背溢出,被细如那缝隙的黑暗里。

    一剑东来

    头顶乌云里的雷电还未降落,不知是谁,驾驭着一柄飞剑,就要来斩杀叶天

    那来人好像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敬

    “叶天,你屠我满门,今日就是血债血偿之日”他大吼着,飞剑直指叶天命门

    叶天冷哼了一声,只是一个侧身就躲开了这一剑,他不曾动用任何神通术法,只是翻手一伸,就以雷霆之势掐住了御剑飞行的南宫敬脖子,将其直接拽下飞剑

    就听咔的一声

    单凭肉身力道,叶天竟然扭断了南宫敬的手腕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两次,三次乃至十次你屠灭叶家,我所行之事,只不过是血债血偿”叶天漆黑双瞳中,闪过道道精光,格外炽热。

    扭断南宫敬手腕,叶天另一只手只是一点,那柄南宫敬驾驭的飞剑就转向反砍,拦腰斩向南宫敬本人

    噗嗤

    剑光划过,南宫敬腰身分离,无数鲜血喷涌而出,溅了叶天满脸

    那浓郁的血腥味,让叶天越发的血液膨胀起来

    杀人如此酣畅,怪不得南宫世家当初要屠杀叶瞳一家

    杀,杀,杀

    杀光所有

    叶天往前再走一步,前面出现无数人影,有曾经叶天的敌人,但也有叶天的之交好友,人数太多,叶天自己都认不清楚了

    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又有什么关系,统统杀光就对了

    叶天驾驭者从南宫敬手中夺来的那柄飞剑,步步上向。任何挡在他面前的人,迎接的,都将是一剑毙命

    可就在这时候,叶天忽得一僵,手中飞剑顿住。

    满脑海的杀意戾气下,忽然生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杀光所有人呢

    是啊。

    为什么

    叶天漆黑的眼瞳,忽然泛起红光,他又重新立再原地,不再前行。

    “你本意充斥着杀念,为什么停手”

    不知是谁的声音,传进叶天的耳中。

    “充斥杀念,就非要杀吗”叶天神志不再,完全以本能回答。

    “那让你放开杀,你又为何犹豫”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我为什么非要杀”叶天重复喃道。

    “唉,你在自己心性上,都做如此束缚,能痛快的料吗”那声音变得悠然,似乎不再想和叶天继续说下去。

    “痛快,并非是在心性上作束缚”叶天忽的一颤,似乎明悟了什么,补充道“真正的痛快,是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话音渐落,叶天眼中的红光渐散,漆黑的瞳,也开始恢复正常。

    所有一切,烟消云散大理石小路还是那条大理石小路,四周白雾还是那些白雾,头顶乌云中的电光雷弧还是在不断增多增粗,只是没了所有声音以及所有幻象,叶天依旧站在自己最初出现的那个位置,没有前进一步。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已经露出轻松的表情。

    这天门,原来是条问心路。

    问心,我无愧矣

    叶天昂首挺胸,以心神出窍,朝着这条大理石小路,一路直上,走到那扇虚掩的破旧大门前,不做任何停留,大步迈入

    刹那间,叶天重回天门外

    头顶的光门还在散发着耀眼光门,光门下,除了自己还有神志以外,心魔面露狰狞,嘴唇蠕动,不知在呐喊什么。旁边的无日宗宗主,却是露出一副极尽得意之色,不知遭遇了什么,正无比开怀。

    毫无疑问,心魔和无日宗宗主都没有破开天门的问心路,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叶天动用仅存的一点灵力,驱使出撼灵神木。

    “青决冲云剑”

    由撼灵神木组成的冲云剑阵,闪电般划过心魔胸膛,续而贯穿而过无日宗宗主丹田气穴

    先斩心魔,再杀无日宗宗主

    两大死敌一招毙命,心魔消散,灵力重归叶天体内。至于无日宗宗主,到死还是那副极乐模样。

    看着无日宗宗主的尸首,叶天摇了摇头。

    天门之难,怪不得让第二重天的修士谈虎色变。也幸亏他有过踏碎虚空从第一重天到第二重天的经历,否则的话,在这天门问心路中,自己未必能及时恢复本心。

    至于心魔,没什么可惜的,到底只是叶瞳的心魔,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心魔而已,利用了记忆中叶瞳的怨念形成。对他而言,不过是修行路上的一点小小羁绊,不值一提。

    喘了口气,叶天收回撼灵神木。现在所有敌人都已经全部解决,第二重天再无他留恋之处,是时候过天门前往第三重天了。

    他仰起头,轻轻一踏,就再次飞入那光门内一切宛如一场轮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