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亲爱的书友:

叶瞳 第五百四十章 封印老者为仙宫所写,该章节由网友上传至本站。

5200小说网(www.5200wxw.com)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感谢有你!我们永远无弹窗!

5200文学网 5200wxw.com 您记住了吗? 我们就是下一个笔趣阁5200顶点小说

第五百四十章 封印老者

    叶天甩开几人,最终又是折返回到凌天宗附近。

    经过一番折腾,叶天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巨大,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毕竟凌天宗全部被屠杀殆尽,叶天不能贸然留在凌天宗内,而是在凌天宗附近的山中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布置上几个阵法,才算静下心坐下来恢复损耗的灵力。

    九转引星先天诀第二重经过四次蜕变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经脉中的星辰之力如今也变得如同咆哮的江河一般,汹涌奔腾的流动着。

    叶天很清楚,九转引星先天诀只差第五次蜕变就能彻底突破前三重的修炼,也许只有到了那时,神秘人封禁的第四重以上的修炼心法才会解禁,所以也就不再急于一时。

    不过和南宫启明一战,也让他意识到肉身强度提升带来的好处,所以就算九转引星先天诀已经无法在提高自己上去,仍然坚持着用星辰之力冲击自己的皮肤、经脉和筋骨。

    正在叶天沉浸其中,忽然,凌天宗响起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轰”

    巨响如雷,就算是阵法中的叶天都能清晰的感应到地面的晃动,叶天立刻撤掉隔阻外界声音的阵法,只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响起“哈哈哈,不想凌天宗就此覆灭,老夫今日既然重见天日,百鬼夜行,定要让苍生不得安宁。”

    那男子的话音刚一落下,四周就刮起了阵阵阴风,阴风所过之处,尽皆是一片腐败的气味。

    叶天见状立刻收起阵法,一边隐匿自己的气息,一边沿着山路向凌天宗奔跑过去。

    不过叶天却是十分小心谨慎,不敢靠近过去,神识更是不敢随意外放出去,更是为了稳妥起见,给自己身上贴上了匿身符。

    因为方才通过那人的笑声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能隐约已经让叶天猜到对方的修为,对方的实力很可能已经到达元婴期,甚至有可能是一位不知道是元婴境界究竟几何的老怪物。

    叶天这般猜测,自是有其原因的。

    凌天宗就是覆灭,方才山下的那些妖兽,就已经不受凌天宗的阵法所控制,乱成一团。

    而同就那人的那番话来看,这人显然是被凌天宗的阵法一直困在山中,如今凌天宗覆灭,阵法破除,此人才得以逃出。

    能够让凌天宗专门用阵法控制住之人,想来一定是个修为极其高深的邪派修士。

    叶天正在思索之际,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神识自高空中扫来,紧接着一名身穿紫袍的男子从空中飞落而下,瞬间出现在凌天宗上方不足百米的高空上。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于此”紫袍男子望向凌天宗一处倒塌的山体废墟之间,沉声说道。

    “你问老夫是何人哈哈,老夫还要问你是什么人”爽朗的声音落下,就见那处倒塌的山体废墟之间,一名头发花白,任凭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背上的佝偻老者,忽然冲天而起。

    “这位道友,在下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敬,不知道友何许人也,为何会被困与凌天宗之内”紫袍男子南宫敬,谦虚的拱手说道。

    叶天修炼九转引星先天诀之后,五感早就已经超越常人,即使是他和紫袍男子、佝偻老者相隔虽然很远距离,不用神识,仍然靠着耳目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

    紫袍男子南宫敬,南宫世家的家主,这个消息无疑如同一颗炸弹一样落在叶天的脑海,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记得非常清楚,叶家被灭,背后之人正是南宫世家,眼前的紫袍男子就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叶天心中不禁泛起了波澜,虽然这段记忆是属于叶瞳的仇恨,但自他来到了这个世上之后,一路上困苦重重,数年来忍辱负重,最终的目的不就是斩杀掉眼前这位南宫世家的家主。

    “原来是南宫世家的人,没想到曾经的小鱼小虾也有抬头挺胸的日子,当真是世事难料啊。”佝偻老者有些不屑的说道,言语之间丝毫没有把南宫世家放在眼里,甚至,佝偻老者自从出现的那一刻,都没有看一眼南宫敬。

    “这位道友,修道之人何必口出狂言,世俗之人尚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对于修道之人,世间变化,不过是沧海桑田。如今世间大变,这位道友既然从凌天宗脱困,第一个见到之人就是在下,也是缘分所致,何不就此结个朋友,也好让在下给你讲一下如今事实变迁,岂不为好”南宫敬对于那老者的话语没有放在心上,而且准备邀请这老者加入自己这边的阵营。

    这老者看似貌不惊人,南宫敬却是知道这老者绝非常人,既然能让凌天宗封印之人,定然是个什么道龄上千年的老妖怪。

    方才南宫敬用神识扫过去,居然完全差距不到此人的修为深浅,此人的修为之高,怕是远超于自己的想象,不过眼下这老者似乎是刚刚从封印中突破出来,修为一时间还没有恢复,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至多也就是元婴期。

    不过饶是如此,南宫敬也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要面对的远远不止南宫瑾这么简单,那苍岳跟无日宗在北方势如破竹,燕国被打的节节败退,加上凌天宗被屠灭,南宫世家跟宋国就成了苍岳跟无日宗余下的最后之敌了。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那南宫瑾的影子。

    如今的局势,只要细细一想,有很多就有可能是南宫瑾故意为之的,图穷匕见,那南宫瑾打的注意一定是让南宫世家跟无日宗两虎相争,最终他坐收渔翁之利。

    如若这南宫瑾跟那无日宗联合,即便是身后有整个庞大的南宫世家作为助力,南宫敬也觉得胜负难料。

    所以今日突然发现了这个老者,也算是意外之喜,如若能得到这老者的助力,对付南宫瑾跟无日宗的胜算,是要大大增加的。

    至于之后之事,先前那南宫瑾的下场,就是这老者的日后。

    “老夫虽然被封印于这凌天宗之内,但是世间大事却是逃不过老夫的法眼,你这元婴中期的修为虽然在世上已属罕见,但是在老夫眼中却是不值得一提。先前屠灭凌天宗的夺舍之人,想来是你的对头吧,如今老夫刚刚重见天日,你就想将老夫当你的枪使,怕是有些太过于笑看老夫了吧”那佝偻老者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看着南宫敬不屑的说道。

    “道友何出此言,在下诚信结交,并没有其它想法,况且这世间大乱,南宫世家也算得上时这世上的第一世家,在下观道友灵力还未恢复,南宫世家愿意奉上各种灵石跟灵药,来为道友恢复灵力跟修为。”南宫敬见了佝偻老者不愿意接自己伸过去的橄榄枝,虽是心中有些不满,但在面上依旧笑着相邀。

    “哼哼,南宫世家的小子,你也知道老夫灵力跟修为还未恢复,当初若是不那谢子怀借助外物之力,才侥幸胜了了老夫,不然就凭你,也配跟老夫说话”那佝偻老者眉目一冷,神色不悦的说道。

    那南宫敬一听“谢子怀”这三个字,顿时恍然大悟,这佝偻老者居然是个活了近万年的老妖怪。

    那谢子怀本是凌天宗的创派祖师,凌天宗创派至今已经有了八千年以上的历史,那谢子怀早早就已经渡劫升仙,而这佝偻老者被封印在凌天宗八千年之久,居然寿元未尽,修为当真是难以估量。

    这般一想,南宫敬就开始打消要帮助这佝偻老者的想法。

    原本一个南宫瑾就让他寝食难安,而这个修为境界不知道到了何种地步的老妖怪,已经活了八千年,显然修为是在化神期之上了。

    一旦这佝偻老者的修为恢复,到时候这是世上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余地。

    “南宫世家的小子,你想动歪心思就尽管来试试,老夫虽然现在只有一成的修为,但是对付你,却已经是足够了。不过老夫却是要告诉你,先前那个屠灭凌天宗的小子,灵根不知比你高了多少,你再怎么算计,最后都是徒劳之举。”那老者看出了南宫敬的杀意,立刻开口讥讽道。

    灵根,这个字词显然是有些刺激到了南宫敬,其面上顿时变得阴冷起来。

    相传只有大神通之辈,才能看到人的灵根,这佝偻老者已经活了八千年之多,想来是能看到其灵根的。

    南宫敬自负天资卓越,也是十分刻苦努力,对于南宫瑾却是始终望尘莫及,终究还是因为天生的灵根所差距,导致了两个人修炼的结果永远有着天壤地别的差距。

    “如此说来,道友是不将我南宫世家放在眼中”南宫敬目光微沉,脸上闪过一道杀机。

    “你南宫世家算什么东西,也配让老夫放在眼中,来吧,让老夫瞧一瞧,这当今的第一世家究竟有几斤几两。”佝偻老者话音落下,手中指诀瞬间变化,只见一只骷髅鬼头自老者的脚下冲出来,瞬间扑向了南宫敬。

    叶天也没看清他具体做了什么动作,只见那只骷髅鬼头扑在南宫敬身上,却是没有引发出任何波澜,顷刻间化作一道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点意思,再试试老夫的新招式。”佝偻老者见到骷髅鬼头无法靠近南宫敬,当即手中法诀再次变化,一只有一只骷髅头自老者的脚下浮现而出。

    密密麻麻的骷髅鬼头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只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融合在一起的骷髅鬼头,散发出来的气势十分惊人,就连南宫敬见到也是微微变色,不敢有所托大。

    “剑去”

    南宫敬沉喝一声。

    忽然,一道微不可察的光芒一闪而逝,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已经从中分成两半,整齐的切口分明就像锋利的利刃割开一般。

    叶天躲在暗处,震惊的看着分成两半的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

    “咦”

    佝偻老者注意到一分为二的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手中指诀立刻快速变化,分割成两部分的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竟然再次融合在一起,恢复成先前的样子。

    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刚一恢复,一拳直接砸向南宫敬。

    南宫敬看着漆黑如墨的拳头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骷髅鬼头,不躲不闪,周身萦绕着青色光罩。

    布满骷髅鬼头的黑色拳头,轰然落在青色光罩之上,顿时南宫敬连同周身的青色光罩一起倒飞出去,足足飞出数百米远的距离才算停止下来。

    佝偻老者见到这一幕,面色一沉,指诀变化的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就见漆黑如墨的擎天巨人瞬间冲向南宫敬,一双布满鬼头的黑色拳头立刻砸向南宫敬。

    与此同时,佝偻老者手上指诀迅速变化,一道若有若无的黑色丝线出现在他双手之中,随着他手上指诀停下来,那股黑色丝线瞬间冲向了萦绕在南宫敬周身的青色光罩。

    噗的一声轻响,南宫敬周身缭绕的青色光罩如同针尖戳破的气球,瞬间炸裂开来。

    与此同时,那股黑色丝线瞬间钻入南宫敬的手臂,顺着他的经脉潜入南宫敬的身体中,没多久,南宫敬的脸上浮现出一根黑色丝线,这根黑色丝线不断向上蔓延,疯狂的逼向南宫敬的眉心。

    “破神咒”

    南宫敬脸色大变,双眼凝重的盯着佝偻老者说道。

    南宫敬很早就了解过,破神咒乃是一种非常歹毒的咒发,此咒施展成功,中咒只要错过解咒的时间,必然会神魂俱灭,彻底的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不管此人修为多高,一旦中了破神咒,额头上都会出现一道黑色细线,只要这道黑色丝线没入眉心之中,中咒之人除了舍弃肉身和神识,元婴逃脱,不然就只有成为一个痴呆的杀人。

    南宫敬原本认为这佝偻老者因为修为没有恢复,自己对付起来应该颇有余力的,但不想对方一出手,就是杀人索命的招式。

    毕竟这佝偻老者是被凌天宗创教祖师谢子怀所封印之人,绝非泛泛之辈,必须全力以赴,速战速决。

    想到这里,南宫敬不再犹豫,甩袖一挥,轻喝道“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