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亲爱的书友: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第251章:为铭荨所写,该章节由网友上传至本站。

5200小说网(www.5200wxw.com)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感谢有你!我们永远无弹窗!

5200文学网 5200wxw.com 您记住了吗? 我们就是下一个笔趣阁5200顶点小说

    “阿琛。”

    抬头对上桓凯楠看向他幽深沉静的双眼,穆其琛心下轻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嗓音低沉的道“大哥,你别想太多。”

    他知道桓凯楠想要问什么,也知道桓凯楠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怎么去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任谁一夕之间身边所有熟悉的队友都没了,只有自己一个人侥幸的活了下来,这种感受远远不是一句‘感同身受’可以形容的。

    没有切身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那种滋味,桓凯楠在面对顾?莹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情绪收敛得很好,但当穆其琛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之后,他的情绪显然就崩不太住了。

    “那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安慰人这种事情穆其琛并不十分擅长,更何况他安慰过的人也就只有顾?莹一个。

    在机场接到左丘临嘉电话那一刻,穆其琛的心里就‘咯噔’一下,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当时穆其琛就想过,只要桓凯楠能保住一条命,那么不管其他什么样的后果他都可以承受。

    遇到顾?莹还没等他开口请她帮忙寻找桓凯楠的下落,顾?莹便告诉他,她救下了一个人。

    猜到被她救下的人就是桓凯楠那一瞬,穆其琛的心里其实是万分感激的,那一刻他甚至来不及去想那些跟在桓凯楠身边的人都怎么样了。

    人性本就自私,不然也不会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样的话流传出来。

    同样护短护内都是一个人的天性,显然在桓凯楠身处险境的时候穆其琛更为关心跟在意的人是他,而不是其他旁的人。

    唯有确定桓凯楠无事了,穆其琛全部的注意力才能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

    这一点别说在穆其琛的身上体现得很分明,就是换成桓凯楠处在穆其琛的位置上,他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别说什么穆其琛他们是有特殊身份的人,保卫国家保卫人民就是他们的使命,无论任何时候国家与人民高于一切,旁的都可以暂放一边不予理会。

    但人之所以称之为人,可不正是因为这样的天性,这样的本能。

    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又凭什么不许跟穆其琛他们一样的人有跟大家一样的本能?

    “不管那些人是谁,大哥只要知道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并让他们血债血偿的。”对于跟随桓凯楠一起出任务已经牺牲掉的人,穆其琛并非不心痛,不愤怒,而是他明白心痛与愤怒眼下都是最无用的,只有将害了他们的人绳之以法,方能告慰已逝的他们的在天之灵。

    “你说得对,我不能就这么倒下,我定要他们血债血偿,让那些阴毒之人下到地狱里去向我的队友们赎罪。”桓凯楠面色阴沉的狠狠的咬了咬牙,他倒不是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只是他紧崩的情绪需要得到发泄,不然他怕自己会憋屈死。

    对着顾?莹这些话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也只有当着穆其琛的面他才能稍稍卸下自己的伪装,不再故作什么事也没有,他可以撑起所有的一切,不用任何人关心。

    “大哥能这么想就对了,那些人巴不得大哥就这么倒下去,只有大哥活得越来越好,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能出得了这口恶气。”

    “倒是我想左了。”

    “若换做我是大哥,我也会跟大哥想的一样。”那种恨不得死去的人是自己,活下来的人是自己战友的感觉,真的能将一个人给硬生生的逼疯。

    “我会冷静下来的。”

    “我相信大哥。”

    “听了你之前的话,想来我到屿山执行什么任务你都已经心中有数了。”原本他的任务内容除了参与任务的人以外是必须对外保密的,按照保密条例他什么都不能对穆其琛,眼下穆其琛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他对他也就没什么好保留的了。

    “嗯,我都知道。”

    “你知道我的任务内容也好,倒也省得我左右为难,想要告诉你却按照规定什么都不能说。”顿了顿,桓凯楠又道“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出现在屿山的任务绝对不仅仅是营救我跟我的整支小队,关于你的任务内容我不需要知晓,但你得先告诉我,你关于我的那个任务的内容具体有些什么。”

    并非桓凯楠要追根究底,而是弄清楚之后有利于他判断什么能对穆其琛说,什么不能对穆其琛说。

    别看他们都穿着同样的衣服,为着同一个国家跟人民而努力奋斗,但因彼此的分工不同,说话做事或多或少还是有些顾忌的。

    秉着对自己负责也对穆其琛负责的前提,桓凯楠不得不开口说这样的话。

    “我接到上级关于大哥的任务很简单,第一时间赶赴你们的任务地点,尽最大的努力营救你们并护送你们撤离。”只是穆其琛没有想到桓凯楠所带领的整支小队竟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其他人全都没了。

    不是穆其琛刚接到任务不第一时间就赶赴屿山的西北方向,而是穆其琛知道让顾?莹帮他找人的话会更加的迅捷快速,比起他自己只知道一个大致的方向,没有准确目的地的寻找要节省太多太多的时间。

    对陷入绝境的桓凯楠等人而言,时间就是生命,哪怕多争取一分钟两分钟,兴许就能多救下一条鲜活的人命。

    是以,接收任务后穆其琛并没有改变原定的计划,他坚持按照顾?莹发给他的定位先与顾?莹会合,而后才动身去寻找桓凯楠他们的下落。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任凭穆其琛计划得有多好,最终他仍旧没能救下桓凯楠的小队,甚至于如果没有顾?莹的话,就连桓凯楠的命也是保不住的。

    “上级接到你的求援电话第一时间就安排了人过来s市,但现在的s市太过混乱了,他们一出现在s市就遇到了麻烦,等再联系你的时候就已经联系不上,意识到你们很可能出了事,他们再次联系了上级,救援电话这才打进了异能组。”否则穆其琛又怎么可能知道桓凯楠在屿山出任务,如果早知道并有可能的话,穆其琛必然会阻止桓凯楠以及他所带领的整支小队出现在屿山。

    以前在屿山出任务兴许没什么特别的,现在在屿山出任务的话问题就大了。

    且不说近段时间能出入屿山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普通人,单单就是那所谓的传承遗迹,也不是普通人能够靠近的,说得难听一点,普通人这个时候出现在屿山那就是一个死。

    “到底还是我晚了一步,不然”

    不等穆其琛把这话说完,桓凯楠就沉声将他的话打断,“不是你来得晚不晚的问题,就算你提前三四个小时找到我,那也早就来不及阻止什么了。”

    当他好不容易在队友的掩护下将求援电话打出去的时候,他跟他的小队就几乎陷入了绝境,甚至于他有两个队友已经牺牲了,剩下的他们几个也不过就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遇到那样诡异惊悚的事情,遇到完全推翻他们以往所有认知的,根本没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的事情,任凭他们的身手如何的灵活多变,也压根就是不堪一击。

    那大概是桓凯楠自从事这份他所钟爱的职业至今,第一次那样的受挫,第一次那样的无能为力,亦是他第一次对活下去那样的绝望。

    他们面对的敌人,强大到他们无法想象。

    “阿琛,其实我都明白的,你跟你的人怎么可能会耽误救援时间,我想你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事实上桓凯楠在挂上求援电话那一刻,他就没有想过他还能活着。

    既然不能跟他的队友们一起生,那他们能死在一起也是好的。

    只是桓凯楠在坚持不下去绝望闭上双眼那一刻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还能再次睁开双眼,他更想不到救下他的人竟然会是顾?莹,他好兄弟的未婚妻。

    能活下来是他的幸运,他要心怀感恩,同时他也要深刻铭记他的那些队友们是怎么惨死的,他定要好好的活着,他要跟幕后那些人不死不休,他要他们血债血偿。

    “我们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

    “嗯。”桓凯楠点了点头,话题不经意间就回到了顾?莹的身上,“阿琛,你出现在这里我不奇怪,只是弟妹她她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自己的兄弟他自己还是了解的,穆其琛纵使再如何宠顾?莹,他也绝对不可能在出任务的时候带着顾?莹。

    “莹莹出现在屿山是大组长跟东郭部长的意思。”顾?莹本事有些特别这件事穆其琛曾跟桓凯楠他们三人说起过,至于他们相信还是不相信穆其琛一点都不强求。

    有些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仅仅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话,必然不会留有太深刻的印象,甚至还会当成一个笑话,一个故事来听听就罢。

    显然,桓凯楠他们之前就把穆其琛的话当成一个故事来听了,只是迫于穆其琛是他们的好兄弟,他们不好明说而已。

    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这都不需要穆其琛在多说什么,桓凯楠自己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

    另外顾?莹其实就是圣西尔亚那位在国际上年纪轻轻却声名赫赫享誉全球的queen这件事,穆其琛还是守口如瓶的。

    在国际上顾?莹的名号响亮是响亮,敬她,畏她的人不少,想要她命的人同样也不少。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穆其琛觉得知晓顾?莹真实身份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哪怕就是他的好兄弟们,如果他们自己发现不了端倪的话,他也是不会对他们说实话的,左右他也没有扯谎欺骗他们不是。

    “异能组大组长跟特部部长?”桓凯楠眨了下眼,语气满是震惊的道。

    是他遗漏了什么?

    还是他忘记了什么?

    穆其琛后天被激发出雷系异能这事儿他是知道的,原来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还有异能者的存在,他也是亲眼见到穆其琛能够随意释放出雷电才接受的,不然他是想都不敢想。

    那么能跟异能组大组长和特部部长有所牵扯的顾?莹,难不成她也是

    “咳莹莹她并非是异能者。”虽然桓凯楠没有这么说,但穆其琛几乎秒懂了他的意思,“大哥可还曾记得我跟你和二哥他们提过发生在我家三哥身上的事儿。”

    “你说其旭?”

    “嗯。”

    “他怎”桓凯楠话刚出口两个字就猛地回忆起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想起来了。

    全都想起来了。

    他记得穆其琛曾经跟他们说过,说他家莹莹是有大本事的人,她既能知过去又能通晓未来。

    那什么咳他们当时都没把穆其琛说的当回事,哪怕他提到了穆其旭,他们也只当是顾?莹学了东方玄学又或是西方塔罗牌,穆其琛那是宠着她纵着她呢。

    毕竟谁让穆其琛那么一说,他们越想越觉得顾?莹是一神棍呢?

    神算跟神棍也就一字之差,他们也压根不相信一个人的命是能被算出来的。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敢情顾?莹真有神算的本事,之前那些全是他们想差了?

    “莹莹的本事在我之上,特部那位特想将莹莹拐去接他的班,不过莹莹拒绝了。”自己的媳妇儿自己宠,但能在自己兄弟面前夸自己媳妇儿的时候,穆其琛也是毫不手软啊!

    桓凯楠“”

    “我会跟莹莹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支特战队的,总不能来这一趟牺牲那么大却什么发现都没有,大哥好好休息,你的情况莹莹跟我说过,等你恢复后完全不会影响你的职业生涯,你尽管放心休养。”

    “嗯。”能从阎王手里把他抢回来的人说的话,桓凯楠还是很相信的。

    顾?莹骗他有可能,骗穆其琛是不可能的,以他对顾?莹的了解,那个女人是最不屑说谎的。

    想当初她看不上穆其琛就是看不上,也从来都不掩饰她对穆其琛的各种不待见,可自从她出国前对他们说,她会为了穆其琛而变得更优秀之后,她也真就做到了。

    “那大哥你睡会儿,等晚点我替你换药。”

    “嗯,我闻到香味了,你赶紧过去吃东西,弟妹在出去接应你之前就已经端了肉汤给我喝,等我饿了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